Bianco puro calle

關於部落格
一起來看看吧 —— 這個醜惡又絕美的大世界
  • 41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百意境題------44.旁觀者





旁觀者

「誰殺了知更鳥?」「是我。」麻雀說。「我殺了知更鳥,用的弓和箭。」「誰看見牠死了?」「是我。」蒼蠅說。「我看見牠死了,用我細小的眼睛。」

        他當然不會把自己比喻成蒼蠅。在鵝媽媽的童謠中,知更鳥是受害人(「就是死人嘛……」他想。);而麻雀是兇手;而蒼蠅──就是証人,也是那個見死不救的旁觀者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是一個不存在的旁觀者。

        他有名字,可是沒有身份。他有家人,可是沒有家。他是──「不存在的一」。他冷眼看著世界。他沒有憤世恨俗,也不嫉惡如仇……他只是看著。反正,都是與他無關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只要自己還未死,就可以了。其它人?管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他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聲音。緩緩的,挑撥起他最深沉的感情,他隱藏起的那條心弦。

        家。有那個小孩不想有個家?他知道了。那個,在墓園唱著哀歌女孩和他是同一種人。都是孤獨的、都是沒有家的。

        ──他媽的大混帳,連小女孩都欺負。

        他還是沒有動。在多年的漂流生涯中,他學會了明哲保身。幫那些不認識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會惹上大麻煩。

        自私冷血一點,就可以活下去。每個遺棄孩子都是這樣活過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不是他的誰,他不是她的誰。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,他看她那雙在求救的水汪汪大眼睛。孤獨的、無助的。突然,他又起那首歌。那首,共鳴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 他咬唇。


       其實他己經不想再做旁觀者。

        他要做自己人生舞台上的主角。他要轟轟烈烈,不要平凡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起散落在地上,銀十字架的碎片。他揚起笑容,無聲地奔到那一個大漢身後。他高高躍起,大漢驚恐的回頭。

        「拍.扁.你!!!」他狠狠的把銀片打在大漢頭上。血和著腦漿如雨點般飛濺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著女孩。女孩看見如此血腥的畫面仍不驚慌。她看著他,信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離開了,帶著她。不再是旁觀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要以沒有身份的身份轟轟烈烈的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